第03:人文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19年03月14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开车上湫水山
  ●梅长琥

  开车上湫水山,在我小时候,是连做梦也想不到的事。可今天,我开车上了湫水山的迴龙庵。

  科技的发展,让以前认为是不可能的事,在今天成为了现实。但,任何事,有其利必有其弊。科技发展,在给人带来便利的同时,也可能将人带向万劫不复的境地。各国间的军备竞争,使得原子弹等毁灭性武器成几何级数增加,据说,美俄储存的原子弹,任何一国只要引爆,都可毁灭地球几次。这绝不是危言耸听!

  我的家就在湫水山的西麓,小时砍柴经常徒步湫水山。该山绵延我县的中部,其主峰王戏梁海拔近900米,是我县的最高峰。不过,我小时砍柴的地方主要在湫水山的南边。而迴龙庵在湫水山的北边,小时从未去过。在县城工作时,才去过几次迴龙庵。

  十几年前,忽然迷上摄影,会同县摄影家协会的十几个摄影爱好者去王戏梁拍摄日出,夜宿迴龙庵林场场部。转天凌晨3时起身往王戏梁。此时,液化气已普及,居民炊事基本上用液化气。因此,山上的柴草就没有人砍。通往王戏梁的羊肠小道就淹没在了柴草的丛中,我们一行都在柴草中筚路蓝缕地前行。

  山高林密,时又在半夜,不见月亮,只有星星在苍穹眨眼。大概是山高的缘故吧,头上的星星又亮又大,和在低地上看到的不一样。万籁无声,连虫鸣也听不到一只,可能都在睡觉吧。

  我是个胆小的人,虽然杂在十几个人的中央,心里还是有些害怕。因为害怕,所以深刻脑中。因此,那一次有没有拍到海上日出,我反而没有印象了。但是,林中夜行的那份恐惧,我倒是牢牢地记在了心中。记得回来写了三四千字的《湫水日记》,以记那一次的夜行。

  这一次的迴龙庵之行,是应老岳父的要求去的。作为三门人,老岳父没有上过湫水山,这是说不过去的。老岳父今年虚龄八十有四,差不多是这个世界上的客人了。他的要求,在我们子女的耳朵里就是命令。可惜,连月阴雨,就是阴天都屈指可数。好不容易等到个晴日,又是星期一,就起了陪老岳父游湫水山的念头。

  我这个人怕节假日出门,因为太挤。尤其是开车上湫水山,对于我这么个三脚猫车技的人来说,内心总有忐忑,怕路弯路窄交汇不来车。连日阴雨,天晴若遇双休日的话,开车上湫水山玩的人肯定很多,但上班时开车的人相对就少。

  就决定今天带老岳父游湫水山。

  尽管春阳高照,天气难得的好,但车和人还真是不多,停在迴龙庵的小车拢共只有四五辆。

  从开车的过程来看,我的担心是多余的。通往湫水山的山间公路路况很好,除了有一小段路稍为狭窄外,其余的山路,两车相向交汇一点问题都没有。虽然是直上海拔800多米高的盘山公路,也不见其陡。

  从迴龙庵去近900米海拔的王戏梁还有一段上山路。可能是山路尚未修好,有一堵铁栅栏把路挡住,使得通向王戏梁的行程中断。欲前不能的我们,只好把车停在迴龙庵,在寺庙及周围转悠。寺旁有金钱松,这可是宝树,为古老残遗植物,仅在长江中下游的少数地方有零星生长。

  这么说来,看见金钱松,也是难得。

  现在重建的寺庙不叫 “迴龙庵”了,而改称为 “迴龙寺”。也就是在十几年前重建的吧。因为那次拍日出夜宿迴龙庵,它是以地名接纳我们的,只见林场场部的房子,不见有什么庵堂寺庙的影子。

  尽管在迴龙寺旁的一个小山尖上也可以极目远眺,俯瞰三门的山海胜景,老岳父也兴高采烈,这里走走那里看看,老夫聊发了少年狂。但我知道,在老岳父的内心,对于不能直上湫水山的顶峰王戏梁,是留有遗憾的。

  那几只在办公室看着似乎遥不可及,现在却近在咫尺,因为无风而静止不动的发电风车,我在心里想着,不知老岳父登顶王戏梁的愿望是否能在他的有生之年达成?

3 上一篇  下一篇 4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
   第03版:人文
   第04版:专版
陌上花开缓缓归
开车上湫水山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九届三门县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
新三门人文03开车上湫水山 2019-03-14 2 2019年03月14日 星期四